你的位置:红烛网 >> 思政课堂 >> 思政课堂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解码李梁:思政课教师的魅力从何而来

热度351票  浏览119次 时间:2015年6月23日 15:27
  思政课堂爆棚,学生们抢着占座、听课,并且形成了一支不断壮大的“粉丝”队伍——解码李梁:思政课教师的魅力从何而来

  在高校的理论课课堂上,他赢得了明星般的拥戴,“一座难求”的课堂常常挤满了站着听课的学生;而在学科的育人前沿,他更是巧妙地将思政课的核心价值无痕地传递给学生,一节课听得“80后”们个个热血沸腾。

  他叫李梁,上海大学一名普通的思想政治课讲师。连他自己也没想到,多年的实践积累,会如一石激起千层浪,令思政课堂这片平静的湖水泛起阵阵涟漪。

 

 

李梁

  思政课教师也有追星族?

  解码:“活”的课堂让理论“解冻”

  尽管早就知道李梁的课广受欢迎,但亲耳听到学生们对他的评价,还是让记者颇感意外。

  “他一个学期最多只点一两次名,但堂堂爆满”;“没有选到课的仍然每次站着听完的大有人在”;“他的课确实可以做到让人目不转晴,自始至终都沉浸其中,甚至好几次下课了还意犹未尽”……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思想政治课是高校中比较枯燥的课程,但他的学生却认为这门课“精彩绝伦”,甚至有学生为了听课甘心每周从嘉定校区长途赶往宝山校区。

  在上海大学这所有着四万多学生的高校中,李梁的口碑令人惊讶,在校园BBS上,许多素不相识的学生通过“凉(梁)粉”这一称呼拉近彼此的距离。

  “他究竟是不是最好的老师我不敢断论,但至少,他是我第一个愿意用文字记录和回忆的老师,即使他只教了我短短一个学期。”网络署名Wa的学生在《上大老师回忆篇——李梁》中这样描述:“我只是慕名而去选他的课,3.5的绩点依旧会在第一轮选课中遭到淘汰。我和室友歆歆只能在第二轮选课时,通过疯狂地刷屏,最终以奇快的速度和灵敏的反应成功抢到宝贵的两个退课名额。”

  据了解,上海大学一直实行选课制和学分制,即使是必修课,同一门课也有多位教师可供学生选择。李梁所教的“中国近现代史纲要”就有10名教师同时在网上开课,学生可任意选择喜欢的教师。能否选上,则取决于学生上学期的成绩绩点以及其“下手”的速度。教师水平的高下便在这无数次的“选择”中逐渐显现。

  而借助选课制,我们对李梁的成名轨迹也有了一个模糊的印象:并非一夜走红,而是以一种传统的口口相传方式存在于学生的记忆里。

  他的课为何深受学生喜爱?

  令学生们记忆犹新的是2006年的一堂以世界杯开场的思政课。因为,那堂课前的德国世界杯C组第二轮比赛中,阿根廷以6比0完胜塞黑,创造了那届世界杯最悬殊的比分。塞黑队在此前世界杯预赛中连续10场不败,是世界杯出线队中最出色的球队。

  当许多球迷学生还沉浸在对这场球的困惑中时,李梁的课开场了。

  “你们有没有看阿根廷和塞黑的那场比赛?你们是不是也奇怪一路高歌猛进的塞黑队为何会突然惨败?”

  同学们瞪大眼睛,一些人不停点头。

  李梁点开了连夜赶制的多媒体课件,呈现在学生眼前的是经过剪辑的画面和新闻回放:2006年6月3日,黑山共和国宣布独立……球员们得知后难掩心中的迷茫和痛苦……一位塞黑球员在比赛结束后说:“没有人在自己的祖国刚刚分裂时,还能兴高采烈地去享受足球的乐趣……足球远远不是全部。”

  是祖国的分裂,使足球失去了灵魂,球队失去了斗志。一堂爱国主义教育课就这样拉开了序幕,一个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也在学生们的惊讶与深思中融入心灵。

  “他总能最大限度地调动我们的兴趣,这与以往以应试为目的的教育方式不同。”大二学生朱文琪说。

  精美的课件、生动的讲述、让人身临其境的影音资料、广阔而独到的视角是李梁的课堂最令人耳目一新的地方,而对多媒体的有效运用也已成了李梁的“招牌”。学生孙超告诉记者,第一次上李梁的课时,他就被投影上的哆啦A梦(日本动画片机器猫)给怔住了——这些似乎与近现代史毫不相干!但马上,孙超的疑惑解开了,李梁顺着机器猫,讲到了它的创作者藤子不二雄,尔后引出了藤子不二雄创作的毛泽东画传以及他对毛泽东的景仰。“这太出乎我意料了,那堂课的确让我对毛泽东有了更深的认识。”

  李梁告诉记者,他与多媒体的结缘是从学校电教室里放教学录像开始的。在电教室,他曾放映过一部名为《让历史告诉未来》的纪录片,学生看后反响很大。这部12集电视系列片主要回顾了中国人民解放军60年走过的光辉历程。“你能想象一位与队伍失散的女红军,在不被承认是党员的情况下,几十年来依然按月存着五分钱党费的情景吗?你可知道修筑青藏公路时,公路每向前推进一公里,就要留下一个战士的坟墓吗?”看到这些镜头和画面,同学们都流下了感动的眼泪,新中国艰苦的创业历程让学生们难以忘怀。

  “有时只需改变一下教学方式,效果就会大不相同。”李梁发现,学生听不听课,多半取决于任课教师讲得好不好,“如果教师只是照本宣科,不在方式和方法上创新,很难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

  有了这样的想法后,李梁便开始四处寻找各类题材的影视资料。上世纪90年代初,家里刚有了一台录像机,他就订阅了《每周广播电视报》,每天先查看电视节目,发现与上课内容有关的就录制下来,然后在电教室里播放。由于电视节目有限,他养成了经常去音像店购买与教学内容有关的录像带的习惯。在1996年VCD还没有大量出现前,他已经有了近百盒教学资料录像带。

  渐渐地,李梁尝到了甜头,“与传统的课堂教学相比,运用多媒体的现代教学方式具有生动直观、信息量大、效率高等优点,能够使深奥、抽象的理论通俗化、形象化,在艺术氛围下创造出感人的教学情境,更容易引发学生的共鸣”。而通过研究李梁还发现,“听觉、视觉同时运用,能记住65%,远远超过单凭听觉或视觉的效果”,这更坚定了他创新教学手段的信心。

  1999年,上海大学新校区正式启用,学校在一些阶梯教室配备了电脑和投影仪,这使得运用计算机辅助教学成为一种可能。当时,李梁也买了一台电脑,开始琢磨计算机辅助教学。

  为了收集教学素材,李梁几乎跑遍了上海市内所有音像店,当时一个月一千多元收入,他把一半都用来买了VCD。为了上好一小时的课,他常要花上五六个小时准备多媒体课件。那段时间,他经常是入不敷出。对此,周围的一些同事、朋友,甚至家人都不甚理解。而李梁只是笑着说:“这些都是发动我课堂能量的重要引擎!”

  今天,正是这些独特的教学资源让冰冷的理论拥有了温暖人心的力量,也使李梁的课堂“活”了起来。

 

                                     李梁的工作室堆满了各种多媒体资料



“80后”学生的心门如何打开?

  解码:走进学生的心灵

  在李梁家专门隔出的小小工作室内,整整一面墙都摆放着他收集的多媒体资料。多年来,他的教学资料库中已拥有超过1000G的教学素材、1000多张刻录盘和数万张光碟,俨然是一个小型音像资料馆。

  说起这些宝贝,李梁一下子兴奋了,“这是很不容易才找到的绝版影碟,很多老师都借用过,已经快七八年了,至今仍然很有用”,“我的移动硬盘有8个,这扫描仪也已换了四台”,“这些是所有奥斯卡晚会的合集,这是周杰伦最新的唱片”……

  听着李梁如数家珍般的讲述,记者心中不禁生出这样的疑问:在课堂教学中使用多媒体并不稀奇,以影音等现代化教学手段吸引学生也很寻常,但学生们为何独独对李梁青睐有加?在差3岁就“隔一代”的当今社会,与学生隔着20岁年龄鸿沟的李梁又如何与学生实现零距离沟通?

  李梁觉得,教师首先要对自己所从事的工作有兴趣,教师没有激情,是不会受学生欢迎的。而且教师不仅要有兴趣,还要有高度的责任感,“对于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来说,这是一门职业,更是一项事业。认识到这一点,你就自然而然会去主动了解教育环境和教育对象发生的新变化。”

  因而,课后他常与学生聊天,备课时不仅常讨教教研室的同事,更会请教18岁的女儿,甚至周杰伦的演唱会他也会去现场当“粉丝”。要问他最新流行什么漫画、什么游戏、“鸟巢”的设计者是谁、王力宏又出了什么新专辑,他都能说得头头是道。难怪有学生在学校的“校长信箱”中形容:这个40岁的男人有一颗20岁的心。从学生的心理特点和思维方式出发来改进教学方式,李梁说,他努力寻求的正是与学生共同的经验范围和那把打开心门的“钥匙”。

  为了收集更多与思政课教学相关的资料,李梁一直都是个有心人。平时,他身边总带着两样东西,一是小记事本,随时随地记下有用的资料或资料出处,以便查询。二是照相机,每逢外出参观、开会或旅游,便留心与教学有关的信息。在博物馆、纪念馆,他甚至会把整个馆藏资料全部拍摄下来。

  李梁每年订阅的报刊有近20种,除了教育类报刊外,他会订阅经济社会发展前沿的报刊,也会订阅男生关注的体育报刊和女生关注的时尚类杂志。

  “这些素材都能激发我思想的火花,”李梁说,“比如商业杂志并不一定都是商业内容,在《商业周刊》上,有篇《青年的力量》,对我有很大的启发。它从美国总统竞选说起,展现了美国喜欢穿帽衫、戴耳环、刺文身的‘千禧一代’的特点以及年龄在18岁到29岁之间选民所关心的问题,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他们与以往一代的不同。”

  李梁所收集的资料范围很广,既有涉及政治、经济、文化的,也有涉及科技、卫生、体育的。而对于收集来的资料,他还会对它们进行整理和分类。比如,按教学内容,把相关资料按章、节来进行整理;或按学生喜欢的程度进行分类;或按上课的流程——课前、课堂、课间来梳理。这使得李梁的资料库虽然庞杂,但取用非常便捷。

  上海大学党委副书记忻平曾对李梁作过这样的评价:“直面现实,充满时代感。用活生生的史料、大量鲜活的材料,使‘一纲一本’相对枯燥的教材语言变成符合学生认知结构、活生生的教学语言。”

  而学生们则更愿意用“紧跟潮流”和“震撼心灵”来描述李梁的思政课。

  “有一次课讲到国土的沦丧,李梁老师意外地给我们放了王力宏的新歌《落叶归根》的MTV,之前我已经听过不下十次的《落叶归根》,却是在那堂课后才真正听懂了它,而且热泪盈眶。”令大二学生乐梦婕印象深刻的是,在那堂“中国近现代史纲要”课上,李梁将MTV定格在开场的字幕上,学生们这才发现,王力宏用拼音写的“邝裕民”三个字替代了自己的名字,而“邝裕民”正是他在李安的新片《色·戒》中所扮演的一名爱国青年。

  “在美国出生、成长的王力宏所表达的回归祖国的深切情感,我感受到了。我从来没有留心过这个细节,但从那堂课起我记住了,无论你离祖国多远,你都要落叶归根,正如李老师所期望的那样,‘以后无论同学们身在何处,不要忘记自己是一个中国人,永远要牢记中国的历史’。”乐梦婕说。

  “课堂上,学生中间流行的、社会上被关注的,以及各种各样的新生事物都能被李梁老师所用,并引发我们思考。”学生朱文琪评价说。

  在大学,许多学生常会拿着新款手机和游戏机相互炫耀,“看,这是水货,香港买的”、“这个是日本过来的”……李梁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一次上课,一个学生又拿着SONY的PSP游戏机玩。李梁很平静地说:“很多同学都知道PSP,一些同学还玩过,但你们知不知道,你们所玩的PSP是哪里来的?”底下就有学生说“外面有卖的”。李梁笑笑说:“那我告诉你,PSP从来没有在中国发售过,你们所有买来的PSP硬件都是走私的,软件都是盗版的。你拿它来炫耀,只能说明你一点不尊重别人的知识产权。”学生不吱声了。

  李梁接着说:“更重要的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它为什么不在中国发售?SONY当年之所以成功,就是因为它有一个信念:我一定要把民族品牌推向世界。当一个企业不把自己的命运和国家、民族的命运连在一起,它走不远,也走不长,我们个人也是一样……自主创新不是一句口号,它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那堂课后,李梁再没有见过学生在上课时玩PSP。

  后来,他发现,和学生们的关系越密切的事物,他们理解起来越容易。“从历史到现实到未来,从课本到个人到国家民族,找到了这把‘钥匙’,才算是真正走进了学生心灵。”他说。

  提起李梁,他的同事说了一个关于李梁买碟的“段子”——

  1999年,李梁得知凤凰卫视和英国BBC联合出版了一套世纪之交百年回顾的VCD《百年叱咤风云录》,觉得很珍贵,便到徐家汇的音像店询问。一问吓了一跳,一套碟要1500多元,而当时他的月工资不到2000元。于是,李梁就试着和营业员讲价,但营业员的回答很肯定:“音像制品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囊中羞涩的李梁无奈空手而归,但心里却一直惦记着。以后每次路过徐家汇,他都忍不住要去看看那套碟。大约半年后,当李梁决心买下那套VCD时,这一次没等他开口,营业员却叫住了他:“李老师,那片子我们决定以进价卖给你。”“为什么呀?”李梁喜出望外。营业员说:“我们知道你是老师,你想要这套盘,所以我们商量了决定以成本价卖给你。”李梁意外之中如愿以偿,而这套VCD他一直用到现在。

  李梁说,他很喜欢全国劳模李素丽的一句话:认真做事只是把事情做正确;用心做事才能把事情做好。因为他相信,无论你手捧着的是一块石头还是宝石,当你用心期待它成为钻石时,它当真就会生出钻石的心。

一门课如何让学生终身受益?

  解码:吸引力来自创新

  对于“李梁现象”,记者听到的也有质疑。而这种质疑大多来自对多媒体和网络等现代化教育载体的运用。

  有人说,李梁的课堂教学方式是图省事,一堂课让学生看段电影,听段音乐就完了;也有人说,理论的东西这样讲,学生能领会其中深意吗?甚至有人提出,随着电视、多媒体的普及、百家讲坛的火爆,大学也成了一个秀场,教师追求的只是让学生喜欢就可以。

  但李梁认为,任何新手段和技术能否成为教学的“帮手”,关键在于教师能否从中找到合适的教学方式。“思政课的教学并非学术研讨,更多的是通过这门课,要学生了解国情和国史,然后明白我们当前所走的发展道路。”

  李梁承认,一门学科带给学生最大的收获在于其深邃的思想,感性体验必须和理性认知相结合,才有可能真正使某种价值观得到深刻的理解和稳定、持久的认同。“但上课首先是个传播的过程,面对一对一百人的传播现状、面对教育对象接受方式的转变,我们应该做的第一步就是寻求学生能够接受、愿意接受、喜欢接受的教学方式,而这与我们对教材内容不断深入的学术研究是不矛盾的。”

  从小在学校长大的李梁,父母都是中小学教师,由于长期与教师打交道,他对于教育对象和接受方式的变化有着天然的敏感。“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时,由于恢复高考不久,大部分学生都有社会经验,所以学生们渴求科学文化知识;80年代中期后,学生大多是由学校直接升上来的,因而他们不仅需要教师传授知识,而且期待获得一种人生体验。到了上世纪90年代,国家进入市场经济时代后,学生更多考虑的是知识、经验和个人发展。而90年代后期,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外来思潮也纷至沓来,出现了价值观的多元化,学生开始感到迷茫,教师必须能敏感地洞察这种变化。”

  李梁认为,步入21世纪后,高校学生思想道德建设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80后”的大学生与以往有着明显的不同。“他们大多是独生子女,自我意识较强,不愿听别人说教,容易否定他人;生逢IT技术迅猛发展时期,使他们视野比较开阔,思维敏捷,特别善于变化,容易孤立片面地思考问题,缺乏对事物的深层认识;他们大多在‘读图时代’成长起来,对视觉的敏感多于文字,但他们只考虑感觉到的东西,而不愿去认识和分析事物。这些变化都亟需关注。”

  李梁不无忧虑地说:“作为学科育人前沿的思政课面临巨大挑战,我们能明显感到课越来越难上,教学也已不仅仅是单一的传授,从知识的传播到经验的取得,到发展的问题再到价值观,都需要有更深的认识。”

  而反观李梁的教学实践,记者发现,同样是对现代化教学手段的应用,“为用而用”和“创新使用”有着本质区别。

  在多媒体还未普遍应用前,李梁的课同样很受学生欢迎。那时他利用空余时间,收集和制作了大量剪报作为课堂教学的补充材料。当语言和肢体无法达意时,他就会用画地图、列表格等形式引导学生理解。而今天,当VCD、DVD已不再流行时,他又学会了在网上直接搜索、下载视频和音乐,并刻录成所需要的教学光盘。对李梁来说,令其课堂生辉的关键并不是多媒体,“什么合适我就尝试用什么,什么有用我就去学什么”,表达着李梁对“创新”最朴实的理解。

  “在运用多媒体教学的过程中,很多老师忽略了技术这一重要环节。”李梁告诉记者,刚开始借助计算机进行多媒体辅助教学时,他也只是延续了以前电教室放录像的习惯,后来他发现这样不仅不能收到应有的效果,用得不好还会削弱传统教学的优势。“比如,一部片子,你所需的只是第15分钟到第20分钟,但如果你不会剪辑,那就只能在课堂上快进带子;又如,你想表达一个内容,需要三个片子合在一起,或重新上字幕、加链接,但如果你不懂技术,效果不仅达不到,而且会破坏课堂教学的连贯性。”

  在李梁看来,现代化教学手段辅助课堂教学与传统教学模式相比不仅仅是形式上的变化,也不是简单地替代板书,而是在教学过程设计上的革命。这是一种要求教师熟练掌握多媒体技术,深刻理解教学内容,熟悉学生的接受方式和接受语言,集策划、组织、实施、指导于一体的教学模式。“我们不是为了迎合学生,而是要引导学生,但是当技术没有达到一定程度时,这样的功能是体现不出来的。”李梁对此深有体会。在近10年的时间中,他自费参加了各类计算机培训班,自学多媒体技术,如今他仅电脑剪辑方式就会十几种。

  数年来,他更坚持做到课件日日更新、堂堂不同,“思政课只有始终站在时代前沿,才能更好地引领学生。”李梁说,即使是下午上课,上午他仍然会仔细查找并更新教学素材。

  思政课是对大学生进行思想政治教育的主渠道和主阵地,意义重大,如何让学生喜爱这门课并终身受益?上海市教委德育处负责人赵扬认为,教无定法,贵在得法,“能够推动教学又适合教师和学生的好方式都应当鼓励和探索”。

  在上海,推动思政新课程的教学创新可谓不遗余力。据赵扬介绍,上海已成立了首批两个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名师工作室,作为推动中青年教师教学创新的平台,李梁就是其中一个工作室的领衔人。虽然同为上海思政课名师工作室领衔人,但施索华和李梁不同,在教学方式的创新上,她运用的是网络和博客。她每天除了上课,几乎所有时间都在通过“网络家园”为学生解疑释惑。

  施索华说:“教师所传递的不仅是知识,更是一种态度。”而这句话也在李梁的学生那里得到了最好的印证。

  学生陈琳在交给李梁的作业上这样写着:“我从您的身上学会了一个词:热爱。干一行,爱一行,这本是一个简单的道理,感谢您让我看到了最真实的和最感动的例子。您把大量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这种精神无论对我的学习还是今后的工作、生活都有所启发。”

【记者手记】 今天,如何站好育人讲台

  走下讲台,李梁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特殊的头衔,也没有丰厚的“家底”;但站上讲台,他就是学生眼里的明星。学生的爱戴与信任为他赢得了最宝贵的财富。他的成功对绝大多数普通教师而言并非遥不可及。相反,更具样本意义。

  从李梁身上我们看到的是一名教师可贵的“旧传统”与“新思维”。一堂好课是如何炼成的?李梁给出了很好的答案。用他的话说,教育像“手艺活”,但又高于“手艺活”。而手艺活的珍贵,就在于必须潜心琢磨。与如今一些“一本书从头念到尾,在课堂点个卯就走”的教师相比,李梁始终坚守着一名教师的本分,时刻不忘使命。而坚守得越久,他也越能咀嚼出教书育人的幸福滋味。

  李梁也用行动诠释了创新对于教育的重要意义。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每位教师都担负着全新的使命。要学生学会学习、善于学习,教师首先就要重视自己的终身学习;要培养具有创新精神的学生,教师首先应当走在创新的前列。

  还是那句话:“教育是事业,事业的意义在于献身;教育是科学,科学的价值在于求真;教育是艺术,艺术的生命在于创新。”唯有认识其中深意,才能站好今天“育人”的讲台。

  《中国教育报》2008年4月6日第3版



顶:26 踩:26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21 (101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34 (99次打分)
【已经有99人表态】
15票
感动
9票
路过
16票
高兴
15票
难过
10票
搞笑
10票
愤怒
9票
无聊
15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