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红烛网 >> 红烛师魂 >> 红烛师魂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从东海岸向母校汇报

热度368票  浏览82次 时间:2014年3月04日 15:06

    在从事教学工作42年之后,1995年我退休了。但是,退休后的十四五年,课还在上。不过不是给原单位文学院,而是给学校的成人教育学院讲课。最后一两年还给全校讲“通识教育”选修课。我早说过:过了八十岁就得退出江湖,不再上课、写东西了。
    2009年10月,我满了八十周岁。于是,把专家1楼的老房子退给了学校,家用电器,送人的送人,卖的卖。床、桌、椅、柜全让保姆拿去。五千册书,无偿地捐给了山区的高校——商洛学院。学期末,即2010年1月上旬,授课单位还给我排了下学期的课。我辞去了,之后,别了五个儿女各家和我生活了60年的古都西安,只身来到上海陪老伴金留春,算是退出了江湖,颐养天年。
    到了上海,打听熟人,几个都去世了。开会认识的呢,已没有了业务关系,都是耄耋老人,也就不去联系了。常言:大隐隐于市。我居住闹市之中,谁也不认识我,上海话听不懂,以前来过上海好几次,该看的都看了,虽说今天的上海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但我对车水马龙的街道和五光十色的商店没有兴趣,所以不愿出门,只能成天孵在家里上网看电视,我这个老“海漂”成了“宅男”了。再说,我这一辈子全耗在做学问和工作上,不闇家务尘事,而今,差可充当起我的这位马大嫂(“买汰烧”)的副手来了。不过,我俩还有不少共同的工作要做:应老友之约写些评论文章;由老伴儿修改我写的十几本书,我再把它改在电脑上等等。这些工作,填补了时间空白,不把光阴枉费了。
    我们的日子过得很清静,除了老伴儿的儿子们常来看望我们外,那三四家上海的老同学,再有她的亲戚和老友,大都已老迈,有时聚会一次,此外也无很多的交际。
    2010年6月,大连外国语学院来了请柬,邀请我与老伴出席纪念托尔斯泰逝世一百周年的学术会议。过去,我们都去大连开过会,这次可说是旧地重游了。我俩买的是打折的来回机票,不到两小时便飞抵大连了。大连外国语学院招待得很好,食宿免费。我俩各提交了论文,被安排在大会上作报告。《沈阳教育学院学报》刊登了老伴的论文《托尔斯泰民间故事初探》,我的《托尔斯泰戏剧的叙述艺术和心理剖析》发表在《当代戏剧》2010年第4期上。
    老伴儿的侄女婿是宋庆龄故居纪念馆的工作者,要我题诗写字,我于是吟得《宋庆龄颂》一首,题写大字给他们。不久,纪念馆将收到的上海名家的数十幅字画加以装裱并出版成《国之瑰宝》画册,其中收入我的手迹,并发给我“收藏证”。据说此画册还同台湾进行了交流。
    2011年夏,我回西安时,见北京诗人鹏鸣寄给幼婿的两本书:曲靖赵立雄先生写的《曲靖:风光人文》(人民出版社2010)和《人生感言》(人民文学出版社2010),并请我写书评。于是,我写了短文《读曲靖二书》,完成了任务。没想到另加了正题,发表在香港的《中国》杂志2011年8月号(第265期)上。这位赵立雄原来是曲靖市委书记(十八大上遴选为中央候补委员),鹏鸣在给当地写东西,赵又是我与老伴的老同学——云南师范大学教授董源的学生。所以九月邀请我们去曲靖一游。我俩由鹏鸣及地方上给予接待,看了一些曲靖的名胜,我应邀给曲靖师范学院和会泽县全县教师各作了一场报告,拍了些照片,给当地领导、陪同人员、企业、风景点,写了诗,题写了大字。我们还游了石林等处,会见了半世纪前的老同学,可说收获多多。回到上海后,我俩合写了篇《云南十日》,打印出给亲戚朋友看看。此文已收入老伴的《留春集》中。
    在大连时,我们八个与会的老同学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当年,风华正茂的我们在北师大苏联文学进修班和研究班学习,到2011年就55周年了,应该出本纪念文集。大家推我牵头,我说还是找北师大。于是联系后我给北师大寄去苏进研的一些照片、成员的名单和地址,北师大给大家发了通知,约请大家写稿。北师大收齐了稿件,传给我,我细校对一遍,写了近万字的前言。2012年《窗砚华年——北京师范大学苏联文学进修班、研究班纪念文集》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算是完成了一桩心愿。
    杭州的缪文华、李永庄教授夫妇,是我们北师大时期的老同学,他们邀请我与老伴儿一同去游俄罗斯。于是我俩再次游了西湖,会见亲友,最后,随同他们的旅行团一起去莫斯科、彼得堡转了转。回来后,写了篇《俄罗斯闪游记》给亲朋好友看。我初稿七节中的《走进彼得堡》一节,在2012年9月29日《陕西师大报》上刊出。11月底,老伴儿又精细修改成了定稿。
    北京诗人鹏鸣给老伴儿寄来他的《世界文学简论》和《绝妙诗语》二书,请她写书评;还让我给他推荐的《华夏丰碑》、《流年剪影》、《缪斯的眼泪》三书写序,这些我俩在闲暇中都完成了。《<缪斯的眼泪>序》发表在2012年第6期《书海》杂志上。鹏鸣出过一部《中国诗歌史略》,我对之写了《博大精深的中国诗史》一文,发表在2013年2月22日《文艺报》总第3540期第2版上。
    老同学中,还有人在耕耘,四川大学教授陶道恕寄来他的著作《古诗探艺》,北方工业大学的杜宗义教授寄来他主编的新版《外国文学通用教程》。后者,请我俩提意见,我们写了评论,发表在《北方工业大学学报》2012年第4期上。
 2012年5月,陕西师大要我回学校讲视频精品公开课,我回西安后,无讲稿地对学生讲了十一讲“俄罗斯文学”,录了像。
  2012年尾,有不相识者电话约稿,原来他是通过文学院找到我大女儿,要了我上海家中的电话号码。说明原委后,我提供了稿件。2013年初收到陕西社科院主办的《西部学刊》月刊,在它的1月号(创刊号)上刊登出我的《<神曲>——第一部闪耀着人文主义光辉的宏伟巨著》一文。
 老伴儿金留春,不但是中国资深翻译家,而且也是俄罗斯文学研究家。我教会八十岁的老太打电脑,于是她将自己的文章打成书稿,我编好后,由幼婿印出《金留春文集——俄国文学论及其他》。这书后来题名为《留春集》,于2012年11月由中国文联出版社正式出版。同时出版的还有我的《域外文谈》和《文学书苑评芳》二书。出版社免费给出这三本书,但没有稿酬,寄来一千五百本书,我们对这一大堆东西,只有望之兴叹。
    最近,从北京寄来一本60万字的小说,让看后写写意见……
    我想退出江湖,能吗?
作者:马家骏

顶:31 踩:21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44 (106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46 (113次打分)
【已经有97人表态】
16票
感动
9票
路过
12票
高兴
9票
难过
15票
搞笑
10票
愤怒
12票
无聊
14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